生态优化提供有利时机 银行业深耕金融科技需从顶层设计入手

  “2020年,大中型银行在金融科技发展中已经初步获益,技术投入、人才培养的步伐将加快;中小型银行在‘非接触银行’服务中承受了压力,寻求数字化转型的动力将大大增强。今年,随着疫情逐步好转、国际形势趋于平稳和宏观经济恢复,我国银行业经营状况将得以改善,业绩回升将为银行业持续加大对金融科技的投入奠定基础。” 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2020年疫情发生后,“非接触银行”的兴起促使传统银行业在金融科技领域的发展与应用进入了一个加速期。在此基础上,业内专家普遍认为,我国银行业金融科技水平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随着近期监管环境不断优化与完善,下一阶段,银行业亟须以加强顶层战略规划为重点,在金融科技领域探索更多可能。

  金融科技生态持续优化

  “‘十四五’期间,提升金融科技和数字化水平,进一步下沉服务对象,仍将是我国银行业转型发展的重点所在。”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远景目标的建议》明确指出,“构建金融有效支持实体经济的体制机制,提升金融科技水平,增强金融普惠性。”

  业内专家普遍认为,在这一背景下,传统银行业数字化转型将加速推进。值得关注的是,2020年11月以来,金融管理部门采取一系列措施,持续加强和改进对金融科技的监管,这将为银行业金融机构深耕金融科技领域提供一个更为健康规范的环境。

  “金融科技竞争环境将更加公平。”董希淼分析认为,金融管理部门采取强监管行为有助于规范市场秩序,防控金融风险,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将推动金融科技健康可持续发展。

  不过,监管政策的趋严同时也对银行业数字化发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随着法律法规的完善,在消费者权益保护、个人信息获取等方面对银行业的要求将更加严格,合规成本将更高。同时,随着对大型互联网平台的监管加强,部分原来依托于互联网平台开展的业务,如联合贷款、理财产品等需要进行调整。”董希淼认为。

  业内专家表示,随着一系列监管制度办法的实施,短期内部分银行业金融机构将受到一定冲击。

  “如近日发布的《关于规范商业银行通过互联网开展个人存款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总体偏严,部分中小银行负债业务面临较大压力。”董希淼表示。

  亟须加强顶层战略谋划

  数字化转型并非是能够一蹴而就的。专家普遍认为,从实践来看,尽管在过去几年中,银行业的数字化转型进展迅速,但目前我国银行业金融科技水平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与金融科技公司相比,银行在生态圈的构建方面相对较为滞后,没有全链条封闭的生态圈。另外,银行在内部流程环节的敏捷化、数字化程度有待提升,解决客户痛点的创新服务也有待提升。”邮储银行研究员娄飞鹏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

  其中最大的一个问题是,多数银行至今仍缺乏对数字化转型的整体战略规划。

  “以往,银行更多地将重点集中在具体业务层面,导致转型总体方向不明确,资源投入也相对有限,行业内部数字化能力的分化日趋明显。”曾刚强调,银行业亟须制定顶层战略规划,并辅之以长期的资源投入。

  “不但要制定金融科技发展规划,更要加快推进规划的全面落实和执行。特别是中小银行,应从自身资源禀赋出发,聚焦发展方向和业务重点,寻求局部的优化突破。”董希淼表示。

  现有体制机制的约束也是亟待突破的藩篱。从目前来看,有的银行的企业文化和激励机制与转型的要求并不完全契合。也正是因此,不少银行探索通过成立独立的金融科技子公司以及与外部机构合作的方式,来推动自身数字化的发展。

  那么,未来如何探索更加市场化的公司治理、薪酬激励等机制,为金融科技发展创新提供更加良好的制度环境?

  “可以将科技投入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科技人才在全体员工中的占比两项指标作为衡量金融科技发展的核心指标,必要时可以写入公司章程。”董希淼建议。

  优选“赛道”深耕布局

  目前能够看到的一个趋势是,不同类型银行在金融科技的布局中已经选择了不同的“赛道”。大型银行更多依靠自身加大科技投入,如成立科技子公司;中小银行更多选择“借船出海”,借助科技公司平台来实现自身转型。

  从专家建议来看,不同类型银行结合实际需求选择了不同的发展路径,下一步的工作重点因此也有不同侧重。

  “对于大型银行来讲,由于资金和科技开发实力较强,资源和禀赋远远优于竞争对手,其选择的数字化转型路径主要以自身为主,工作的重点是理顺管理体系和发展模式。”曾刚表示。

  对于中小银行来说,相较大型银行,其在人才培养、科技基础方面都有一些差距,加强合作仍是非常重要的方向。

  “一方面,中小银行可以依托金融科技公司特别是互联网场景巨头的大数据优势和生态场景,强化客户下沉和服务长尾客户的能力;另一方面,中小银行也可以基于金融科技公司在数据建模、人工智能、区块链以及云计算方面的科技能力,优化自身的系统构架,以数字化手段提升银行产品开发、客户营销能力,形成个性化、智能化的客户体验。”曾刚认为。

  董希淼同时强调,下一阶段,中小银行一方面要秉持“开放银行”理念,开展跨界合作,融入金融生态;另一方面要严守底线、防范风险,同时要学习“打鱼”的本事,提高内生能力。

关于 第一金融时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